阴影
阴影 阴影
第D01版:副刊/看台
上一版3  4下一版  
网络猴子 “今何在”的72变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吉林报业集团
2007 年 7 月 9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网络猴子 “今何在”的72变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悟空传》今何在

  不过世上的事情,常常都是这样:有的人太急切,最后什么都得不到;有的人放弃了,却又得到了。其实得得失失又算得了什么。只可惜很多人在得得失失中失去了自己的心。

  ——《九州缥缈》今何在

  第39期

  ■策划:谢复玉 

  ■执行:陈菡 李娜

  《悟空传》、今何在,这是两个让如今的网民中坚力量口水决堤的词。 

  如果你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至八十年代初;如果你对网络有着或多或少的了解和依赖;如果你曾经百无聊赖守在论坛上追着看网络小说……那么,时隔近10年再提起当年叱咤网络的一等一写手今何在,你肯定有太多想说和想问的话题,这不仅仅集中于今何在,也包含了个人某个彷徨或青莽的年代。而首当其冲,或许还是要问:“当年那个今何在,究竟今——何在?”

  十年光阴,襁褓婴儿都能长成翩翩少年,对于一个笔耕不辍的文学青年来说,足以成就其翻天覆地的变化。开篇的两段话,皆出自今何在之笔,味道精髓中传达的是从未改变的他,然而细读其新作《九州缥缈》、《若星汉天空》等书你又会发现,各中思想与表达已是另一番天地。

  网络曾是他的藏身之地

  记者:你最初写《悟空传》大约是在1999年吧,当时你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写出这样一部网络小说的? 

  今何在:我是从1999年动笔的,但是它最初为人所知受到关注是2000年,新浪的金庸客栈上我的《悟空传》被很多网友追读。说起来已经挺久远了,那时候我大学毕业还不到一年,未来、事业、赚钱……这些充斥着绝大部分走出校园的大学生们的词儿,也一股脑地冲进我的脑子里。说是彷徨吧,还有点装腔作势的味道,其实就是心烦,不知道自己的位置究竟在哪里。索性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记者:网络是你躲藏的选择?

  今何在:我觉得这么说还是挺准确的。网上没有家里长辈们的说教,没有残酷的就业竞争,没有让人伤心的离别和失恋……我在网络里好像完全得到了解放,我已经不再是现实生活中的我,而是一个能够得到上万人认可和崇拜的小说家。

  记者:可是我听说,你因为对网络的喜爱和技术上的钻研,还因此获得了一份工作。网络写作的成功,现实生活的意外所得,这是幸运还是你计划中的?

  今何在:应该说认可和工作都是在幸运的垂青下,以及本人的奋斗中得到的。2000年,我经过朋友的介绍,到电信部门下属的网站做网管,这的确有点无心插柳柳成行的味道。除此之外,网络技术和写作我都付出了许多的心血,可以说,《悟空传》里有我个人奋斗的影子和梦想与现实间争斗的表现,正因为这一点道出了同龄人共同的辛酸,才得到那么多人的认可吧。

  后现代手法表现出

  周星驰式的苍凉

  记者:《悟空传》的风格是后现代,你在构架这样一个既古老又新鲜的故事时,内心是怎样的想法?究竟想表达些什么?

  今何在:说实话,我最开始写《悟空传》并没有特别明确的目的性,悟空、八戒、唐僧这些人物分别代表哪些精神意旨,我也没有特意考虑过。网上那些都是网友们自己总结的。我只是想描写一种状态:人在怀有理想的人生进程中,不停地与现实争斗,不是你去改变现实,就是你去妥协。这东西说起来简单,但却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问题,现实中我们遇到问题时往往不能潇洒地决定。而书里面的神仙则好像是命运的某种安排,人生与宿命间的关系,这也是千百年来捆

  绑无数先哲的绳索。我不能看透这些,只能用浅薄的语言和观点表达一下我当时的想法。

  记者:曾有人说,你的《悟空传》受到许多《大话西游》的影响,并且看后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你认同这种说法吗?

  今何在:呵呵,我同意,我在塑造悟空时,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周星驰演的那个悟空。包括紫霞仙子的出现,也是受到了《大话西游》的启发。但是我要说,我最得益的不是《大话西游》这个故事本身,而是渗透在里面的浓重的自嘲与苍凉感。这也是周星驰作品最令人感动的部分,我吸取了他的手法,表达我自己的感伤。所以,这或许也是令网友们感动落泪的原因吧。

  十年蛰伏能否造就他漂亮的转型?

  记者:你的《悟空传》成功了,而且是开创了网络文学的辉煌。可是你此后很长时间都在沉寂,为什么?

  今何在:我一下子被成功砸懵了,哈哈。今何在这个名字应该说与《悟空传》一起火了,但是“曾雨”,也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我还是平凡得一塌糊涂。除了偶尔的采访,没有人会把“曾雨”与今何在相对应。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存在于哪个空间——今何在和“曾雨”到底哪个更真实。我需要时间梳理,也需要回归现实。

  记者:你虽然没有中断写作,但是我看到你此后的作品风格相互迥异,你是在尝试还是挣扎?不少网友以为你会继续写《八戒传》或《沙僧传》呢。

  今何在:网上的确有这些东西啊,不过可不是今何在写的,是其他高人的手笔。我是在探寻能令我兴奋的题材,不论什么东西,只有能让我血脉贲张,才能灵光闪现。用句俗气的话说,我也在力求转型。我不想困在《西游记》里面。

  记者:转型是否成功?

  今何在:开始很艰难也很幼稚。我尝试写了电影小说《天下无双》,还有《一直向西,直到世界和你的尽头》情感小说……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背离自我,没有酣畅淋漓的感觉,相反好像戴着面具在演戏,所以后来我就不再写这些东西了。直到2001年末,我才重新找到了目标。

  我涉足玄幻文学是从2001年开始的,和起点中文网的一哥们儿聊自己的郁闷和理想,后来我发现我根本不应该把眼睛只盯在现实写作上,超现实的东西才更适合我,更能放开羁绊表达内心。那是我真正意义的转型,相当成功!

  玄幻文坛冒出个“今何在” 

  记者:你的转型之作是不是以《若星汉天空》这本书开始的?

  今何在:没错,那时我第一次涉足玄幻,2004年10月出版,它整整憋了我三年才出炉。如果从故事的纬度来说,可以简单地说成一个乡下的骑士康德,因为爱着一个女子,想要以自己的行动取得和女子相称的地位,而开始了他的远征。他结识了几个朋友,一帮各自的优点和缺点都极为鲜明,从而显得非常搞笑的人。但他不幸得到了封印魔王的铠甲,他变成了一个腐朽的亡灵……

  记者:可是为什么这本书出来时你打着一个“反玄幻”的口号?

  今何在:反对形式上的玄幻,反对无意义的玄幻,反对生搬硬套的玄幻。这样说就明白了吧?

  记者:与后来的《九州-羽传说》相比,哪部作品更令你满意?

  今何在:满意,又不算特别满意。后者相对来说更成熟,关键在于九州奇幻世界是一个虚拟奇幻世界设定。其中的天文地理、种族人文、历史事件都是完全架空的。创造这样一个世界的目的是为了使更多玄幻作者的作品能够联系起来。互相呼应,积累构建出一个宏大的构架。而在将来,它还可以用于游戏、动漫、影视等各个领域。

  记者:这是出于商业的考虑吧,你觉得总是写一些虚拟的故事和世界,对于现实社会有什么意义?对你个人而言呢?

  今何在:商业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必须考虑进去的东西,只要生活在这个社会,没人能逃得开。我现在已经建立了“九州有限公司”,公司的经营范围大得吓人,钱少得可怜,不过我和我的朋友们都在为了那个建立“中国第一幻想世界”的野心而努力。说到现实,我一直不认为我是个能够与现实生活水乳交融的人,也许不单单是我,许多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要那里能让你摆脱烦恼,谁都愿意时不时进去躲躲是非。我就是要营造一个能够给人们制造精神愉悦的虚拟世界,游戏、电影、小说……不拘形式和手法,只要能让虚拟在现实中存在就行。

  记者:这样一个有着庞大创作群体的共通性虚拟世界能存在多久?

  今何在:也许有一天“九州”也会消失,但只有两种东西永远存在,一是水,二是对那注定不可能存在的理想世界天真的空想。

  欣然接受温柔的批判

  记者:我记得你在看过某部大片后,在网络上发表了旗帜鲜明的评判“好电影要看一百遍”!你是否介意别人对你的作品品头论足呢?

  今何在:不介意!写了就是要给人看的,更何况我是从网络上出来的写手,被“拍砖”也是常事。

  记者:曾有网友说“今何在是江郎才尽啦,所以才嚷嚷着做游戏、开公司……”还有人说“今何在做斑竹反倒把论坛搞得萧条了”。对于这种大众言论你怎么看?

  今何在:我从来没说过我有什么才气,如果说我有哪样超出常人,我认为是想象力。我现在要把想象力变成生产力,这是我的理想。对于论坛的事务我是已经用尽了全部能力,不能让大家满意,只能道歉。以后我会慎重对待这样的任命,因为人不是做什么都行,我还是做普通会员比较好。

  记者:写作方面,评论家认为你的作品从整体上看有着一定深度的思想内涵,用后现代手法构架出理想的建立与毁灭,这是积极的一面。同时,在叙述过程中也出现了短条,有些段落不知所云,不具备纯文学语言层面的基本功底。这也是很直接的指出了你作品的不足,这种批评的声音你能接受吗?

  今何在:语言的功底需要积累和锤炼,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些批评会转为赞赏,这是今何在百折不挠的可爱之处。

  ■本报记者  陈菡/文

  今何在  原名曾雨,1977年12月23日生,江西南昌人。毕业于厦门大学,现居上海,专职九州写作及其网站维护和杂志策划,曾任游戏策划。 作品有《悟空传》、《天下无双》、《一直向西,直到世界和你的尽头(画本)》、《若星汉天空》、《九州-羽传说》、《窗》、《美人如玉剑如虹》等。

 
 
城 市 晚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自由大路6426号 邮政编码:130033
电话:(0431)88990757  (0431)88990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