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B11版:副刊/民间写作
上一版3  4下一版  
豆包亲戚
/本期重点推荐/
你规范了吗
贴在玻璃窗上的脸
项链过大年
你再试试
温暖的车厢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吉林日报报业集团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1 年 2 月 1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贴在玻璃窗上的脸

  文/孙立燕

  那天早晨,我给母亲打电话。

  “妈……妈,您在做什么呢?”  

  “刚吃完饭,在喝水,你有事吗?”

  “一会儿我去看您啊!”我一边说着,一边整理要带给母亲的东西。

  “刚下过雪,路滑啊……你上下车要小心点!”母亲慢慢地说,声音里透着喜悦。

  穿过横道,我的手刚按到门铃,楼道里的防盗门打开了,我三步并作两步登上六楼,母亲已经笑呵呵地站在屋门口向外候着了。

  “妈,您怎么站在这里,很冷的。”

  “没事的,我怕你站在外面等着冷。”母亲关上房门。

  陪着母亲看了几页书,又闲聊了一会儿,我要回家了。母亲赶忙站了起来,“你哪天还休班啊?”

  “不一定呢,您有事情吗?”

  “没事……没事,我随便问问。”可是我分明从母亲的眼睛里看到了不舍。

  “妈,关门吧,我休班了就来!”我走出楼门,站在楼前的路边上等公交车。

  天又阴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像是谁扯碎的羽衣,静静地落下来,我向车来的方向望了望,还没有踪影,又回头看了看母亲居住的那层楼。忽然地,就在那一瞬间,我的目光定格在那扇打开的玻璃窗上——母亲站在那里,身体向前倾着,把头伸出了窗外,她在看着我。冷风吹起了她的白发,可她的目光在专注地看着我,使我的心里一阵暖。我挥了挥手,又摇了摇手,窗缓缓地关上了,可是母亲的脸仍贴在窗玻璃上。

  如果不是偶然的细心,我可能一直都不会发现,年迈的母亲贴在玻璃窗上的、满是皱纹和沧桑的脸,在那一刻是如此的孤单,孤单得令我心疼。

  (作者现供职于前郭县八郎镇计生站)

3上一篇  下一篇4  
 
 
城 市 晚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自由大路6426号 邮政编码:130033
电话:(0431)88990757  (0431)88990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