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A14版:时评
上一版3  4下一版  
户籍改革与城市化成败相依
何时才能听到“受不了监督可辞职”?
“尊严死”的前提
是保证人“尊严活”
“问题官员”辞职不是“终点”
电视问政常态化才有生命力
高温应急响应
要能给公众送去清凉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吉林日报报业集团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3 年 7 月 3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尊严死”的前提
是保证人“尊严活”


  新闻源:北京市已经成立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在北京市卫生局主管下开展业务。卫生行政部门将“观察”其效果和发展,并对该协会在法律范畴内的运行进行业务指导和监督管理。(7月30日《京华时报》)

  当“生前预嘱”这样的新词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当“尊严死”浮现于公众视野,引发的争论也是显而易见,要么支持,要么反对,态度相对鲜明,很难有“随便”这样的暧昧空间。是选择生还是死,是如何活以及怎么死,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人不可能决定自己的生,却可以决定自己的死,那么“临终不插管”的“尊严死”确实很有值得讨论的必要。

  “尊严死”之所以引人关注,一是2012年“不插管”俱乐部的成立,二是倡导者罗点点作为开国大将罗瑞卿的女儿和医生的双重身份。当其以一个医生的专业性,去宣传一种人性化的伦理,这样的新生事物本身就无以回避。也正是因为如此,北京市成立生前预嘱推广协会,从某种角度讲也传递出某种官方态度。

  不过,尊严这东西说起来简单,其实又极为复杂。因为一个人作为社会的构成,其尊严不仅关系到自己,也关系到与其有关的其他人,特别是关系密切的亲人。一则,从医学的专业性讲,如果不能穷尽现有科学的一切办法,谁又能认为“插管”是不人性化的呢?如果一个人不能接受到最尖端的医学,没有被医术最好的医生所诊断,仅仅在看病难、看病贵之中得出的结论,并使之丧失生存的希望和信心,这样的尊严死就毫无意义。

  二则,从现实的角度来说,人很难在清醒的时候,预料到自己的后事,真正到了要选择“尊严死”的时候,也大多处于丧失意识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之下,其选择权其实已不在其本人而在其家人,并因此为放弃法律义务及道德拯救埋下伏笔。在时下法律并不支撑,道德还需要检验,人性伦理已然变异的情况下,谈尊严死何其奢侈。

  三则,若没有尊严的活,尊严死就是一个伪命题。没有一个健全的法律和道德环境作为基础,尊严死就会成为弱势群体自戕之路。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那些“空巢老人”、“失独老人”,要么成为政府公共责任的“空白”,要么成为家庭温暖的“盲点”,老无所养、老无所乐、病无所医,当“常回家看看”还必须通过立法来强调,当更多的弱势者还在渴求“将我埋在春天里”的语境下,此时谈尊严是不是离我们太过遥远?

  没有活哪来的死,没有尊严的活又何谈尊严的死?建立在低层次“活”之上的“死”,不过是没有基础的空中楼阁,看起来美好其实并没有现实的依存感。是的,我们得承认,追求“尊严死”是一项很伟大的事业,国外也早已有了“自然死亡法案”,不过必须承认的是,尽管这已成为一种共识,但从理想照进现实,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没有“尊严活”的“尊严死”,想说爱你真的不容易。(堂吉伟德)

3上一篇  下一篇4  
 
 
城 市 晚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自由大路6426号 邮政编码:130033
电话:(0431)88990757  (0431)88990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