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A15版:时评
上一版3  4下一版  
去编制化为医疗改革创造必要条件
官员该体验的岂止一辆非空调公交车?
反垄断就要敢于“打老虎”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吉林日报报业集团
下一篇4  
2013 年 8 月 16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去编制化为医疗改革创造必要条件

  新闻源:在记者近日获得的《关于完善政府卫生投入政策的实施方案》中,深圳明确提出要加大财政投入力度,但拨款不再是核定人头编制和公用经费,而是实行“以事定费”、“购买服务”和“专项补助”相结合的补助方式。(8月15日《21世纪经济报道》)

  所谓去编制化,就是以事定费而非以人定费,强化医疗服务内容,弱化人员在其中的作用,这跟“因事设岗”的原理有很大相似之处。同时,也只有解除核定人头编制和公用经费的陈旧做法,使政府投入的参照标准,从人向事转变以后,既能提高政府公共投入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也能提升医疗自身改革的活力,从而促进医疗资源的流动。

  首先,去编制化之后,就会使人摆脱传统的编制束缚,为医生自由执业创造条件。在当下,医生是作为医院的资源的一部分,并且是最重要的资产,受着严格的限制和保护,并因此有着极为紧密的依附关系。医生的编制、人事、工资、福利,以及退休后的待遇,都跟其所聘用的医院有很大的关系。而要打破自由执业的坚冰,让人员真正流动起来,去编制化的现实就无法回避。没有了编制和人事的限制,医生与医疗机构之间只是雇用和被雇用的关系,这个源头活水才会激发出来。

  其次,去编制化之后,为解决“同工不同酬”铺平了道路。尽管有劳动法等法律法规的保障,但事实上的同工不同薪的现象依然存在,有编制和无编制在待遇上千差万别。在收入待遇方面,现在深圳大多数医院的做法是,保证在编人员和临聘人员的绩效工资基本持平,但基本工资方面,在编人员通常比临聘人员高出2到3倍。正式工和临时工之间,编制便是巨大的利益鸿沟。若不能解决编制樊篱,解决起点公平问题,就会成为限制医务人员积极性的绊脚石。

  再次,去编制化之后,就会畅通医务人员的进出通道。编制导致的管理主体与考评体系的分离,医生的进口和出口不对称。在进口方面,在现行的模式下,医生的招聘往往是地方卫生和人事部门组织实施,而用人却在医院,医院在招聘过程中缺少主体性,对医生的实际业务能力可能难以真正考察,使得一些医生高分低能。而在出口方面,由于医生有编制保障,使得医院对其解聘缺少操控性,让一些无德医生继续保留了下来。

  最后,去编制化之后,“单位人”向“社会人”转变有了保障。由于编制所限,医疗人员存在着严重不足的短板。一方面,想来的人员来不了,因为来了没有编制保障;另一方面,想走的人又不愿意走,因为留恋编制。同时编制限制,使得医疗服务向社会化发展受到了限制,医院和其他社会医疗服务机构,包括个人执业者,不能实现很好的交流与合作。

  依据现行《执业医师法》的有关规定,医生必须同时拥有“医生资格证”和“医生职业注册证”方可合法执业,这比较符合国际的通行做法。从国外的情况来看,医生从业都实行的是准入资格而不是编制门槛,一个医生只要具备了相应的从业资格,其就可以在任意一个医疗点从业,在待遇上完全根据自身的业绩进行考核,既不存在所谓的基础工资导致的待遇差异,也不存在人身依附,无论医生还是医院都实现了解放。从这一点来说,去编制化应成医疗改革的必然选择,除了体现在财政投入的方式上,更要落实于具体的人事管理改革中。(堂吉伟德)

下一篇4  
 
 
城 市 晚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自由大路6426号 邮政编码:130033
电话:(0431)88990757  (0431)88990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