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A02版:时评
上一版3  4下一版  
华北大气治污:新动作能否解决老问题
下乡视察岂能让群众“背着走”
科研腐败背后
有多少无效监督?
公共浴室“禁艾”背后的社会裂痕
微声音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吉林日报报业集团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3 年 10 月 15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科研腐败背后
有多少无效监督?


  10月11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部长万钢对科研经费“恶性问题”连说两个“愤怒”,并表示“痛心”和“错愕”。在近三年审计机关对国家各部委、各省份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情况发布的数百份年度审计报告,发现涉及“问题科研经费”的至少有39份,问题均发生于2007年至2012年这五年之内。(10月14日《新京报》)

  吃喝拉撒睡,都能挤占科研经费;套、骗、贪、吞、假,视科研经费为“唐僧肉”。此景此状,纳税人恐怕比科技部部长更愤怒、痛心和错愕。其实,科研腐败,乱花经费,早非新闻,公众只是没有想到腐败程度如此之深。治理科研经费腐败,不少人开出的药方是加强监督。

  加强监督,当然不无道理,但是,这不等于对症下药。因为我们并不缺少监督,甚至可以说监督环节不是少了,而是太多了。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博士、苏州大学商学院特聘教授董洁林研究发现,相比美国来说,中国的科研经费申请和使用的相关规定和监管措施更严苛、更详尽,报销时除了发票,还需要各种辅助证据,如购买合同、银行付款记录、相关人员的证明等等,费用报销票据和过程的繁琐已经成为枷锁,让诚实按照规矩办事的人举步维艰,但凡票据不全,一些即便是真实、正当的科研花费也不能报销。而在美国,仅凭收据就可以报销。

  按说,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科研经费腐败现象应该多如牛毛,而中国的科研腐败现象应该屈指可数。而事实情况恰恰相反,在美国,罕有科研人员贪污乱用科研经费的情况。原因在哪?难道中国的科研人员素质低劣?其实,真正的原因在于,我们虽然有那么多监督措施,但实行中,大多数属于无效监督,换言之,有制度无执行,或者有执行无效果,有效果而不明显。

  董洁林教授还发现,中国规则虽然严密,却有两个可以冲破规则的致命武器,一是权力,二是人情。有了权,规则就形同虚设,即使当权者自己不开口要求违规,也自会有人帮你安排得妥妥帖帖。中国是人情社会,你让我绕个道,我帮你开个后门,规矩就在不知不觉中废掉了。

  减少科研经费腐败,当然需要监管,但监管有效才是真监管。万钢开出的相关药方是:建立信息共享平台,建立科技报告制度,建立创新调查制度,建立经费巡视制度,并强调要增加透明度,让社会监督。这些措施不能说没有价值,但如何落在实处?我们都知道,审计部门只要一审计相关项目就总能审计出问题,不过审计往往是事后监管,如果提前监管,相关监管部门都像审计部门一样有力度、求实效,科研腐败必然大为减少。(王石川)

3上一篇  下一篇4  
 
 
城 市 晚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自由大路6426号 邮政编码:130033
电话:(0431)88990757  (0431)88990647